转发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中年程序员:孔乙己

时间:2021-07-09 作者:管理员 点击:73

今天看了一篇关于程序员的文章,很有感触,现分享下这篇文章。

这办公室的格局和一般的不同,是一张张不同形状的桌子拼凑成一团,大家摆放上电脑围坐在一起可以随时面对面沟通。做开发的人,六点钟下班是不能的,花上八块钱吃个快餐......那是十年前的事情。现在需要点二十块的外卖,挤在电脑边上吃,要是多花三块钱,就可以多一个卤蛋,或者一瓶可乐,如果多到五块钱,就能加一个鸡腿,但这些开发,多是格子衫,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西装的,才会到外面馆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吃。

孔乙己是开发中穿西装唯一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间夹杂着皱纹,一头乱蓬蓬的黑发透着油亮。穿的虽然是西装,可是邹巴巴的,又似乎带着多年的沧桑。与人说话,总是OOD、OOP叫人半懂不懂的。孔乙己一到办公室,所有同事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又被甲方投诉了!”。他也不回答,只对我说:“帮忙打开堡垒机,要发一个新包”。就开始重重在键盘上敲了起来,仿佛很忙无暇和他人搭话。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搞出BUG了!”

孔乙己睁大眼睛:“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看见甲方爸爸指着你开发的功能骂。”

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需求传递错了不能算BUG……需求问题!……需求的问题,能算BUG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用户故事”、什么“功能性需求”,什么“易用性问题”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办公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考过PMP,但终于没能进入项目经理一列,又不会时新的技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弄到将要被辞退了。幸而他比较老实可怜,便一直留在公司做着开发,写写增删改查。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不能和甲方爸爸好好沟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电脑鼠标一齐和甲方爸爸吵架。如是几次,叫他与甲方爸爸沟通的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躲在办公室等着二手需求。但他在我们公司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摸鱼。虽然间或没有空,需求暂时记在禅道上,但不出一月,定然做好,从禅道上标记孔乙己的需求已完成。

孔乙己自测完毕后,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

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考过PMP么?”

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个项目经理也没混上呢?”

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乱哄哄的说着一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人脉、关系、不适合,后面的也听不清了。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办公室又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孔乙己知道不能再继续和他们谈天对我说道:“你做过开发么?”

我略略点一点头。

他立马说:“做过开发……我便考你一考。js变量有多少种声明方式?”

我想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来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会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方法应该记着。将来做资深开发的时候,培训要用。”

我暗想我都转做测试了,用不着这个了,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var么!”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一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笔记本屏幕,点头说,“对呀对呀!……还有另外三种方式,你知道么?”

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打开Word,想在上面列出来几种方法,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其他部门初学者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讲解基础知识,一人一个知识点。初学者听完,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他。孔乙己慌了神,鼠标在电脑上胡乱点着说道:“够多了,我已经说得够多了”。又切换到有道笔记摇了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初学者都在笑声里散开了。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有一天,大约是三季度冲刺最后两三天,项目经理跟甲方爸爸沟通需求回来,敲着键盘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甲方几个功能没做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一个同事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扣了一个月工资了”。

项目经理淡淡的哦了一声以示回应。

“他总仍旧是出错。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把正式环境当测试环境用了。甲方爸爸的东西,能这么随便的么?”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处理数据,后来是被投诉,投诉到了老板那里,就扣了一个月工资。”

“后来呢?”

“后来听说要被踢出项目。”

“踢出了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去别的项目了。”

项目经理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敲着键盘。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在办公桌上,随意的点着系统。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帮我打开堡垒机。”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我顺着声音一看,那孔乙己便在我后边的角落坐着。他脸比上次看更皱、更白、眼眶周围带着黑色,依然穿着一套不怎么笔挺的西装,叉着两腿。看着我又说道:“帮我打开堡垒机”。项目经理也伸过头来说:“除了这次上的,你还欠甲方爸爸几个功能没有开发呢!”

孔乙己很颓唐的靠着座椅仰面答道:“这……下回再做罢。这一回没时间了。”

项目经理好似想起了什么事,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上次把正式环境当测试用了 ”。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是没弄错,怎么会被扣一个月工资?”

孔乙己低声说道,“失误,失,失……”他的眼色,很像恳求项目经理,不要再提。

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开发,便和项目经理都笑了。我打开堡垒机更新补丁包后,他立马在双手并用在鼠标和键盘上啪嗒啪嗒的敲着,完成自测后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合上笔记本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年尾冲刺,项目经理做完总结后说:“孔乙己还欠甲方几个功能没开发呢!”到第二年的一季度冲刺,又说:“孔乙己还欠几个功能呢!”到了第二季度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尾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转行了。
返回列表
在线沟通

Are you interested in ?

感兴趣吗?

有关我们服务的更多信息,请联系

136 7365 2363(同微信) / 131 4018 7702

郑州网站建设郑州网站设计郑州网站制作郑州建站公司郑州网站优化--联系索腾

与我们合作

郑州网站建设郑州网站设计郑州网站制作郑州建站公司郑州网站优化--与索腾合作,您将会得到更成熟、专业的网络建设服务。我们以客户至上,同时也相互挑战,力求呈现最好的品牌建设成果。

业务咨询热线:

136 7365 2363

TOP

QQ客服

在线留言